第二百零九章 薨(1/9)
一场盛况空前的大婚,落下了帷幕,但它所掀起骇浪,却远远没有停歇的意思。

  先前,它有多么被人去刻意淡漠和忽视,

  现在,它就同样有多么被人像是发了疯一样去瞩目。

  ……

  西园,

  假山掩映之中的一座亭台内,

  郡主坐在石凳上,

  手里拿着一把饵料,投喂着亭外池水里的游鱼。

  西园出自乾人之手,巧夺天工无比精细,假山丛中,碧波轻漾,鱼戏其间,相映成趣。

  可以说,在如何享受生活方面,乾人,绝对是走在东方,不,走在当世前列。

  “哥,你来晚了。”

  郡主开口道。

  在其身后,出现了李良申的身影,还有他那把一直不离身的古朴大剑。

  李良申这个人就和他的剑一样,甚至一度有江湖好事者觉得所谓的四大剑客,李良申应该比造剑师更不配留在其列。

  因为晋地剑圣和乾国百里剑,他们的剑,都是飘逸的,符合人们心中普遍的剑客形象,长袖飘飘,剑气如虹,宛若谪仙降世持剑伏魔。

  至于造剑师,先不提他到底有几斤几两,是否真的是被吹出来的水货,但人家造出来的剑,却是一等一的精美,剑圣手中的那把龙渊,更是多少剑客一辈子的追求。

  而李良申,

  他的剑,实在是太缺乏美感了,很多人觉得他不该佩剑,将剑换成刀,其实也是一样的。

  “今日六皇子大婚,需要注意的地方,有些多。”

  李良申原为镇北军总兵,现如今,则是燕京城外东门大营主将,京城外并非有东西南北四个大营,而是只有东西两大营,西营则是后续补编的禁军一系,战斗力和精锐程度自然无法和以镇北军为主干的东大营相媲美。

  “很热闹的婚礼呢。”

  郡主感慨道。

  李良申点点头。

  “比我上次,要热闹太多太多。”

  李良申闻言,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女儿多愁,又是自己的终身大事上,自是会忍不住去比较;

  嫁的都是皇子不是她嫁的还是太子。

  何家女只是屠家女,她呢可是郡主。

  上一次,郡主和太子被中断的婚礼,因为标志着皇室和镇北侯府的联姻,所以也算是无比隆重了,但和今日,也确实是没法比的。

  漫天钱雨,花魁相贺,可以说,大半个燕京城里的人,都见证了这场大婚。

  郡主侧过脸,看着李良申,道:

  “这么大的阵仗,也怪不得连京城外的大营都被惊动了。”

  七叔端着茶水走来,一杯放在了小桌上,一杯递给了李良申。

  郡主将手中剩下的饵料都丢入池中,轻轻拍了拍手,

  “姬老六这次,是真的不得了了。”

  李良申点点头,道:“让人仿佛觉得当年的闵家,又活过来了一般。”

  李良申是经历过闵家最辉煌的时候的,那时候在北封郡,在荒漠,甚至在更遥远的西方,都有打着闵家旗帜的商队穿梭往来。

  “闵家,真的死过么”郡主反问道。

  李良申没说话,郡主又继续道:“当年陛下命靖南侯率军踏平了闵家,但朝廷,并未对闵家在外的产业动手,哥,你觉得这正常么

  咱们这位陛下,胃口确实是大,他不是想要将锅给敲碎,而是想换一个自己人,继续坐在锅边吃这锅里的肉。

  瞧瞧今日的阵仗,别的不说了,宁安镖行的宁德胜,就是以往我父王见了他,也会给他三分薄面,但今日姬老六成婚,他居然不声不响地就从北封郡来到了京城,就为了喊一声少主子,就为了送那一顶花轿”

  郡主站起身,“这说明,姬老六在很早之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