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寇_第29章(1/2)


   
太平军还没有被完全打趴下,周晓峰也不怕人赖账。临近年关,没理由继续出战,正好休整巩固防线,同时等银子到账,而他自己则脱离各方的视线,全速南下。

   
临近年关,他已是归心似箭。

   
这几个月打了两场大仗,把太平军赶到长江以北,日后再慢慢引祸水到地瘠民贫的西北和大别山区。爷不带你们玩了,就让太平军和清军僵持去吧,最好是拼个两败俱伤。

   
“....我坐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

   
.....

   
咸丰二年十二月中,文华殿大学士、首席军机大臣、钦差赛尚阿以武汉三镇及周边大量无主土地为质,向湘中豪族周氏、冯氏、李氏等十余大户借款百数十万两白银,安抚了闹饷的士兵。

   
其后,他又命暂领广西提督江忠源进兵信阳、命塔齐布暂署副都统领湖南绿营驻守麻城、罗田一线,湘军孙占彪部守汉川,许大力部守孝感,冯安国部守黄石,陈忠标部守鄂州.....邓安邦、来存、佟忠义与周文远所部扎营江夏,为大军后援。

   
三万余湘军与四万余八旗绿营兵以武汉为中心,防守住了西自荆州,东至九江的千里防线,挡住了太平军南归之路。

   
新年将至,人心思安,原本战火纷飞的华中地区因为天气与年节而消停了下来。

   
而渐渐变得日益寒冷的天气,对于缺钱断粮的杨秀清所部来说却无疑是一场大劫。

   
因为渡江太急,许多物资都被红旗军截获,北上之后,虽然追兵不紧不慢,远远缀在后面,似乎不打算赶尽杀绝,却也给太平军主力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被赶着往东北面转移。

   
成了惊弓之鸟的将士们已经无心再战,缺衣少食的窘迫也令他们顾不上纪律,沿途劫掠数县,依然无法弥补后勤的巨大缺口。

   
是时,安徽巡抚加提督衔蒋文庆留饷募勇,总理安徽防剿,遣按察使张熙宇、游击赓音布扼小孤山,自与寿春镇总兵恩长出守六安。

   
而署理湖广总督徐广缙当时驻守安庆,两江总督陆建瀛也派了两万浙江兵北上安徽。一时间,以霍山为中心的大别山周边东西南三面有十数万大军围困太平军,洪杨所部四万余人被封锁在了大别山区。

   
北人难忍南方的潮湿,南人不适北方的苦寒,过了长江,刀子一样的北风就让人浑身生痛,寒刺骨。

   
军粮不足,没有冬衣,士气不振,又被重兵围困,战略空间不过霍山周边数县,地瘠民贫,难以伸展。

   
面临着起兵以来最大的危局,作为实际上的一号人物,杨秀清这几日真是愁白了头,不过三十出头年纪,却已显出了老态。

   
“还没有翼王的消息吗?”

   
折了李寿春、侯谦芳两员大将,杨秀清手下的八大金刚就只剩下了卢贤拔、黄维江、林大基、李俊良、傅学贤与林锡保六人。

   
现如今洪秀全完全不理事,也管不上,便只顾着享乐,如今被安置在霍山县城东北复览山龙泉禅寺,充作了临时行宫。镇日里带着百多名嫔妃不是烧山开荒以备春耕,就是修整寺院打造家具,似乎是打算在此安居长住了,倒也自得其乐。

   
洪秀全手下一个拿得出手的嫡系将领都没有,军政大权被杨秀清一手掌握,六员大将尽数掌兵,一个个都做了军帅,而傅学贤领的一军负责的是侦查敌情、刺探消息。

   
北上之后,傅学贤就派出了几拨人马前去联系石达开所部,然而围困重重,尚未有任何消息回报。

   
“九千岁,卑职无能,辜负了您的信重,请予以责罚!”

   
傅学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