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寇_第27章(1/6)
木排开路,以火船冲阵,借烟雾掩护行迹接应武昌城内的友军,这样的奇谋,师法古人,而又超越了古人,翼王果然是天国第一名将妙计无数。

   
他对石达开现在又多了几分敬意,率领水军贴着北岸疾行,他们事先已经派人打探,湘军的火炮主要配置在汉阳一线,北岸的炮台连三成都不到。

   
“大家不用理会清妖炮火,天父保佑,自会逢凶化吉!”

   
秦日纲此行的主要任务是救援武昌,接应洪杨二人,所以对江上的炮火丝毫不予理会,也不还击,只下令加速行船,沿着排阵扫清的江道向长江前进。

   
此时数十艘火船已经撞上了鹦鹉洲头,浓烟遮天蔽日,也阻断了两岸的视线,事先接到洲上的命令,各炮台都在对着后面的火船打靶,吸引了大半火力。

   
趁着灭火的功夫,秦日纲所部也不顾炮火凶猛,也不登陆鹦鹉洲杀敌,帆浆并用,朝着长江而去,把鹦鹉洲甩在了身后。

   
几百条船同时点火阵势还真是不小,虽然最终烧到岸上的在炮火打击下十不存一,却也熏得人满面尘灰,好不狼狈。

   
“妈的,中计了!给老子追上去狠狠的打!”

   
周晓峰恼羞成怒,本来都做好了准备迎接太平军登陆近战的,却被放了一回鸽子,太不给面了。

   
好比一拳打在了空处,人家根本不予理会,被无视的感觉确实令人愤怒。

   
“轰轰轰!-”

   
鹦鹉洲上炮位安排的非常密集,随着一声令下,数十门大炮追着太平军水军的后部狠揍,可对方根本就是不管不顾,直奔江口。

   
.....

   
“追上去!”

   
退到长江上的陈开、丁九等人远远看见了江岸上摇动的令旗,连忙通令追击。

   
他们前次追击太平军就吃过一次瘪,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现在逮着秦日纲部自入罗网的机会,哪里会放过,船队鼓起了风帆,向下游追了过去,陈开的座舰更是一马当先,早就对着数里外的敌船开火。

   
面对红旗军战船尤其是明轮船犀利的炮火,太平军水军毫无还击之力,只是不时抛下几条受损的船只,挡在航道上,以求阻挡片刻,为主力争取时间。

   
陈开率军追到天兴洲江段,这里已是长江大拐弯处,河道呈几字形弯折,任是陈开胆大,也只能放慢了船速。他已经败过一场,可不能大意重蹈覆辙。

   
有哪个统帅能够容忍一个一而再再而三犯错的属下呢?而作为一个投靠不过半载,尚未建功的将领来说,陈开丢不起人,只能下令船队放慢速度,小心翼翼前进。

   
天兴洲一线本来也驻扎了数十条巡江船,估计之前的木排阵太过凶猛,大概此时已到下游去了。面对数万巨木撞击,几十条船根本就无力抵挡,船板被轮番撞击之后,船体会受损漏水甚至散架。更何况,在树木洪流之后还有上千艘敌船汹汹而来,还真不是几十艘船可以抵挡的。

   
避之大吉。

   
“咦?!”

   
拐过第一道弯,江面上靠北岸整齐排列着近两百艘船只,而岸上已经有数千太平军登岸,正有条不紊地列队向下游前进。

   
有恃无恐?陈开不由得心里犯嘀咕。

   
这阵势实在太诡异了!

   
“左翼开火!”

   
一轮炮火过去,虽然几十枚炮弹战果近乎于无,对面的敌船也终于有了动静,开始缓缓向着江心开来,船上的水手在船近江心后,赶紧跳水往江边游去。

   
陈开举起望远镜观察,不由得一阵头痛。

   
江面上的敌船有的两三条连在一起,有的四五条连在一起,船甲板上堆上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