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寇_第24章(1/15)
.....

   
“左宗棠(郭嵩焘)见过大学士,见过抚台大人。”

   
“呵呵,季高,我说怎么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原来是在这里高就啊。”

   
一场风波过去,大家方才闲下来见礼,人后的左、郭二人自然要与张亮基等人相见,此刻巡抚大人心中可是有点酸溜溜的。

   
好嘛,我这堂堂湖南巡抚庙小,一尊尊大神都跑周财主家去了。

   
心里想想而已!

   
接下来自然是老套的戏码,客气一阵,团团坐分果果,然后觥筹交错,宾主尽悦,皆大欢喜.....

   
这自然是没有向荣和一众部下的份了。

   
他近万手下,有些是从甘肃就带出来的老底子,有些是在直隶任上招的老兵,也有四川老家和湖南、广西补充的士兵。他的队伍构成实在驳杂,却也是打老了仗的,自然成了某人眼中的肥肉。

   
一方是刚刚崛起的红人,一边是日薄西山,在共同的利益面前,来访的一众高官们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干脆无视。

   
而享受着俘虏待遇的绿营兵勇们,此刻要面临的是胡萝卜与大棒的抉择。

   
“我们湘军的待遇那不是吹,一个月下来四五两银子小菜一碟,打一场胜仗,一辈子不用愁.....”

   
却是不是吹,许多人的心却已经动了。

   
.....

   
虎形山大营中大肆庆祝,宴会直到天明方散。

   
而距离长沙数十里外,近三万太平军却在马不停蹄地往北转进中,上次断后的石达开右军现在又担任起了前军开道的重任。

   
“禀报五千岁,前锋营已经拿下益阳!”

   
经过了昨日一场大胜,太平军的士气又得到了恢复,如今石达开的地位也重新得到了提升。

   
军中将士对翼王本就拥戴,此番一记十里埋伏回马枪,杀退了近万清妖,打得老对头屁滚尿流,可见翼王殿下依然还是那位才华横溢的五千岁,天国的跨海紫金梁。

   
洪秀全高高在上,杨秀清居中运筹,具体的军政现在事实上决于石达开一人。

   
不受掣肘大权在握统领全局的感觉,确实很爽!

   
石达开现在已经有了一种享受到权力的快*感。

   
.....

   
“全军向临资口进发!”

   
益阳临资口乃是洞庭湖战略要地,占据此地,可经水路进击岳州,武昌。从临资口到岳州,顺风顺水的话也就一个对时而已。

   
早在数月前,湖北巡抚常大淳便主张在湘江狭窄的地段建设江防工事,在险要处设立水卡,凿沉船只使河床变浅,堵塞湘阴江口,遏制太平军通过水路北上,然后又在各个水路隘口设立水卡,全部收缴了洞庭湖的渔船,停泊在临资口。

   
这些工作都完成之后,常大淳很得意,认为岳州已经变成天堑,一条船都过不来。

   
然而清军渔船是收缴了,却并没有派多少兵马驻扎防守此地。

   
从长沙撤离后,石达开领着兵马只用了一日一夜便赶到了此地,而这个时候临资口守军不过百数十人,一个冲锋,太平军前锋便全部夺取了洞庭湖中的渔船,进击岳州的水路通道,打开了。

   
其后,太平军依靠当地百姓的帮助,在湘江水道中打捞沉船,肃清江面,使船队避免了搁浅的危险。

   
做好这些工作之后,太平军水陆兵马一起出动,只用了三天功夫,轻轻松松便拿下了岳州,再次缴获了船只五千条。

   
当年三藩造反,吴三桂在岳州称帝病死,还藏匿了很多大炮,石达开获得这些大炮,经试炮后发现很好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