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寇_第23章(1/18)
借以吸引清军注意力,掩护主力动向。

   
主力三万余人中尽皆是壮勇之士,绝大部分的剩余广西老兄弟都在大部队中,只有少数女子也是洪秀全的嫔妃和两位千岁的王娘。

   
其余的将士眷属与其在转移过程中拖累大军,被清军抓住凌辱杀害,还不如让周晓峰‘收留’,至少她们不会有性命之忧。

   
周晓峰在石达开临行前的一番长谈,多少给洪杨二人留下了宽仁的印象。尤其是放任他们逃出生天,算得上是天高地厚之恩了。

   
按石达开和逃回来的战士们描述,天军绝非湘粤两军敌手,兵精器利,要不是他们网开一面而是乘胜追击,这一天一夜的时间,足以让剩下的五六万太平军人马尽数留在长沙城下,做异乡孤魂野鬼。

   
“幸好这位周大帅不和清妖一条心,天不亡我!”

   
.....

   
“什么,长毛分成了两路逃跑?”

   
得到了前线报告,听闻对手一东一西分道而驰,张亮基也毫无办法,只能依样分兵。

   
“向荣,你带一万兵马往东追击,这次,是你立功赎罪的机会,望你好好把握。”

   
向荣原是广西提督,因为咸丰元年入桂助剿太平军不利受两广总督徐广缙弹劾,被革职并拟发往新疆效力赎罪。后来因为钦差大臣大学士赛尚阿的奏请,方才改令他驰援湖南。

   
九月,太平军自郴州北上奔袭长沙。向荣十月初自桂林到达长沙,时张亮基为湖南巡抚,与他不睦。一方是封疆大吏,一方自恃年纪大资格老,互相不对眼。

   
张亮基要向荣驻扎城南龙回潭,以扼住太平军西出之路,向荣未予置理。后向荣亲率劲兵三千余人进袭石达开把手的水陆洲(橘子洲),结果遭到太平军痛歼,死伤近半,向荣靠骑马得以逃脱。

   
他现在是戴罪之身,又刚刚败过一场,加上平日殊无敬意,张亮基对他自然没有好脸色。

   
他向向荣等人颁下严令

   
“马上出击,限你等三日内一举扫除河东贼寇!”

   
“喳!”

   
命令没有差错,语气却着实膈应人,冷冰冰毫无商量的口吻让向荣非常愤怒,他是老行伍了,居然要受这后生晚辈如此呵斥,脸上有些挂不住。

   
然长沙军政大事此时尽决于张亮基一人,他只得接令,带了王家琳,张国梁,邓绍良,福兴,马龙等将下去集结兵马,急行军往东南方追击。

   
.....

   
“采臣,如此待向欣然还是过苛了些,他是老将,粗人一个,不识礼数,还是多担待些吧。”

   
此时已被革职的钦差大臣赛尚阿和前任湖南巡抚骆秉章也在巡抚衙内就坐旁听,见张、向二人文武不和,只能婉言规劝,可不能在即将大胜之际,因为这等细枝末节的小事,便令好事功败垂成。

   
他赛尚阿随时满清贵戚,却因为剿匪不力被革职,驰援长沙也是来戴罪立功的。

   
“唉,骄兵悍将,不服调派,我能怎么办?操持一省军政,我已是分身乏术了,哪里有功夫与一个老卒计较。算了算了,随他去吧。”

   
大学士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前任对自己的帮助也很大,不能不留些余地。

   
骆秉章这个前任湖南巡抚现在还在‘革职候用’,其实他的帽子就是被赛尚阿这位前钦差大臣大学士给参掉的。

   
去年赛尚阿领兵驰赴广西镇压太平军时,道经湖南,带文武随员百人一路耀武扬威需索无度,到粤时还以沿途州县未能满足供应为由,参湖南抚藩废驰。

   
骆秉章因而罢官,不久有“回京另候简用”之命。

   
还不待他启程,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