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寇_第22章(1/4)
得多?”

   
韦昌辉听到周晓峰这石破天惊的豪言壮语,双眼瞪得老大。

   
没想到,真正的反贼就在眼前,潜伏的深啊。比起太平天国这般游击浪战,连个固定的根据地都没有,对方这招李代桃僵之计不仅把洪杨的大业算计在内,就是满清都成了盘中餐。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真是小觑了天下英雄!

   
给人做了垫脚石而不自知,人生的悲哀莫过于此。

   
对方向自己坦露反意,显见是不怕自己如何发作了。他一个反王,眼下还是阶下囚,说出秘密别说自身难保,也要有人相信才行。

   
向满清告发,他还能做三姓家奴不成?

   
至于回太平军大营,即便带回几个亲兵又能改变什么?不过多葬送几条性命罢了。

   
此刻,韦昌辉真正感觉到了对手的可怕。

   
他现在内心的纠结,只在于是死还是降。

   
韦俊可以投降,因为他声名不显,地位不高,投不投降影响不大。可他韦昌辉不同,作为太平军首脑,左军主将北王六千岁,反贼魁首。一旦投降,只怕会令四方震动,天下哗然。

   
不管投降之后给不给周晓峰效力,他反复小人的骂名是别想洗脱了,除非真的象对方说的那样,他日恢复汉人天下,扬名四海,他才能风风光光回故乡。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一口气松下来,韦昌辉再也支撑不住,手中钢刀‘咣当’一声落下,身子也从马上掉了下来。

   
“不许伤了北王!”

   
亲兵们抢了过来,却被铁桥三等人拦住。

   
“你家将军这是流血过多休克了,不想让他死的,就在那边呆着别动!”

   
周晓峰喝退了那些急眼的太平军战士,略一沉吟,连忙唤过黄麒英。

   
“快拿烈酒来消毒止血,快!先把创口冲洗干净,拿干净绷带包扎上。”

   
待黄麒英给失血过多的韦昌辉裹好伤,周晓峰又拿出银质匕首在自己手指上划开一道口子,任凭鲜血流入酒囊中。流了约略半两,伤口已经愈合,这才叫过一旁的梁赞给昏迷的韦昌辉灌下血酒。

   
半斤酒入喉,韦昌辉苍白的脸上已经有了血色,呼吸也顺畅起来,沉沉昏睡了过去,估计是无碍了。

   
“多谢将军救命之恩,我等降了!”

   
自古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轻动,精血更是万分宝贵,加上周晓峰之前自称天庭兵马大元帅,不少人已经信了。他此刻献出鲜血救人的举动已然感动了韦昌辉手下一众亲信,纷纷拜倒表示感激之情。

   
“还不抬着你们老大下山修养?”

   
.....

   
是夜,大军扎营老围山。

   
这一天追杀围捕,三万余太平军除了在战斗中伤亡的四五千人,逃亡隐匿的数百近千人,湘粤两军抓了两万五千余名俘虏,其中倒有约七成是湖南老乡,小部分则是妇孺。

   
太平军素有裹挟家小的传统,不过因为要四处转战,老弱反倒是负担,是以军中只设立了男营、女营和童子营。女营多是健妇,童子营则都是陈玉成这般十三四岁参军的半大小子。

   
而湖南入伍的太平军大半是道州、永州一带的矿工,这两地就要近五万矿工入伍,都是没有家小牵累的光棍汉,是以俘虏的两万五千余人中,战兵有两万出头,妇孺近四千,其中就包括了罗大纲、林凤翔、曾天养等人的家人。

   
至于石达开和韦昌辉的家小则在太平军大营中,名曰贵人家眷重点照顾,实则是当做人质看押。

   
因为没有后顾之忧,对俘虏也不打骂虐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