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寇_第20章(1/4)
头,隐隐已经对他所属的官僚体系构成了威胁。

   
此刻跟着这么一位连反贼逆王都敢私纵的主,算起来自己未能阻止,也是有罪了,要是不告发,更是隐瞒包庇的重罪。可这牵涉到乡党,还有自己的好友,一旦告发,得罪的人成百上千,难办呐。

   
“成王败寇!”

   
左宗棠对老友的心思洞若观火,奈何自己已经算是上了周某人这条贼船,不好说的太直白,只能稍稍点拨一下。大道理不用说了,等着看吧,先观望风色,要是情况不妙,脚生在自己身上,不会来个潜逃嘛?如果这位大少真是个不能成事的绣花枕头,日后告发也就告发了,他家自抄家灭族,本官自升官发财。

   
若要真是遇上了明主,跟着他干一番事业又如何?凭着自己等人的才华,人脉,跟随又早,怎么滴不得入阁拜相嘛?

   
自古以来,读书人的梦想无非就是金榜题名,位极人臣。没有什么比从龙救驾之功更快升迁的捷径了,虽然说这个为时尚早,观望一下,随便看看又不会怀孕。

   
“多谢季高兄!伯琛明白了,咱们现在不过是看客。”

   
.....

   
“韦俊,从此后你只需要效忠我一人,你,明白吗?”

   
还有什么比这更明显的暗示?我不需要你忠君,也不需要你爱国,满清和鞑子皇帝都不在效忠名单上,这样的人,你说能是干哈滴。

   
“莫非,你,你?”

   
看着周晓峰颇有深意的表情,韦俊双膝跪地。

   
“拜见大帅!”

   
孺子可教也,果然聪明机灵,比他那个顽固不化的哥哥脑子好使。

   
“有一条你自己记住便可,我原本姓朱,朱明的朱,朱洪武的朱,可明白了?”

   
“难道是?”韦俊面带惊讶,心中疑惑。

   
“就是!”周晓峰微微颔首,算是回答了。

   
这可是比咱这反贼更能拉仇恨值的主,自己人啊,韦俊激动莫名,差点就要喊一声:‘同志,我终于找到组织了。’

   
“朱大帅但有所命,韦十二无所不从!”

   
韦俊此人,才具虽不足以与左季高相媲美,却也堪称杰出人物,将才不会低于黎老三等辈,这番出行,收获算是不错了。

   
北面某个地方,一段墙根哗啦啦垮了下来....

   
.....

   
“伯琛兄,季高兄,我湘军新建,望二位大贤助我!”

   
接触了这么些天,周晓峰对郭、左二人的脾性也摸出了个七八成。

   
郭嵩焘为人四海,交游广阔,人也聪明,但缺了点血勇之气,不够果断强硬,注定了只能做幕僚出谋划策,交接各方。

   
左宗棠不用说了,才华万中无一,脾气也不是一般的小,心高气傲且又刚硬强悍,用好了足可独当一面,为将为帅皆可称善。要是收服不了,他足可成为一世之敌,历史上曾左李三人互相制衡,甚至是反目,这也造成了曾家兄弟虽然一度有过要进步的念头,最终还是不得不拜在了鬼子六的门下。

   
性格决定命运,这也是为什么后来郭嵩焘做了外交官,而左宗棠则是楚军大帅的原因了。这样性格迥然不同的两个人居然成了知交,不能不理解为相辅相成了,左某人那倔驴子脾气,也就郭嵩焘这等老好人能受得了。换了周晓峰,见面指定就是唇枪舌剑,火光四溅。

   
一物降一物,虽然周晓峰号准了脉对症下药,但这头倔驴其实乃是万中无一的兽王,等闲人驯服不了。要是能把郭嵩焘留下来,也算是多上了一个笼头。

   
“我们之间的赌约还没到期,你这话说了也是白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